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走丢的蒲公英

喧夏已逝,晚秋迟来。

 
 
 
 

Fansailer翻唱

 
 
模块内容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热门日志

 
 
数据列表加载中...
 
 
 
 
 
 
 
 

[置顶] 一个人的冬天

2015-1-29 20:36:28 阅读211 评论10 292015/01 Jan29

一个人的冬天

A

似乎这两天才有了冬日的感觉。

先是细雨绵绵,接着便下起了雨夹雪。

昨晚睡前,朝着窗外望去。路灯的光晕下飘落细小的雪花,夹杂着雨丝。小镇的夜晚很安静,人们似乎都睡了。风从打开的窗户缝隙中吹进屋里,朝着迎面而来的晚风哈一口气,体内的热气立马变成了白乎乎的一团雾。记得那天夜里和T坐在公交站台上等着回学校的公车,他对着夜色重重地吹了一口气,随即笑得像个孩子。他说这是进入冬天以来第一件令他高兴的事。十一月的最后一天,下了这一季最长的雨。我起身上了公车,身后传来T用韩语说的一句:“谢谢。”

这个城市的冬天很少下雪,最近一次的大雪是在高三那年。是积雪足够厚,可以用来堆雪人,打雪仗的那种。那一天刚结束月考,做完语文试卷从考场出来时便发现外面已经是白色的世界了,鹅毛大雪在灰色的天空里纷纷扬扬。深深记得那一天放学时,门口挤满了家长,我和敏君全副武装后骑着电瓶车沿着学校后的铁路回家,到家时睫毛与刘海上的雪都结成了冰,双手也已冻得青紫。即便如此,我仍旧在每一年冬天开始时期盼着能下一场雪。

十一月底的那场雨结束之后,一直都是阴天。结束了预备党员的申请和朋友去天钥桥路吃吴记老火锅,在去的路上突然下起了小雨,几个人都没带伞,下了车后抱头鼠窜一般穿梭在商场和街旁。在冬天淋一场小雨似乎也挺让人高兴的。回去的路上给T发消息说上海又下雨了,他听人说美兰湖那下了初雪,可惜他在外地没法看到。我笑着告诉他等到下雪天我就去他那儿和他一起堆雪人。可惜今年的雪似乎并不争气,昨晚的那一场雨夹雪在早晨醒来之后变成了更为寒冷的空气,并没有任何的积雪留下。

作者  | 2015-1-29 20:36:28 | 阅读(211) |评论(10) | 阅读全文>>

[置顶] 忘记时间

2013-8-26 21:10:02 阅读189 评论2 262013/08 Aug26

这两天都下了雨,这个夏季不多的雨。

即便是台风天也没这么大的雨袭来。

让我想起前几天刮台风的日子,阳台上白色的窗帘被风吹起,鼓成一个大大的包。

阳光透过被吹起的窗帘,在地板上留下炫目的光亮,细小的尘埃再也没有藏身的地方。

从前夏日的早晨好像总喜欢趴在窗台上,吹着风,听着歌,想着心事。

小的时候,对任何事都有着过分的敏感,把一切记在心里,细小到芝麻蒜皮的那些都留在脑中。

进了大学以后,记忆开始有了脾气,渐渐开始学会遗忘一些事情。

遗忘那些琐碎的,遗忘那些痛心的,遗忘那些不该记住的一切。

从那本翻过几页的《不念过去,不畏将来》里看到这样一句话: 你留存的记忆越多,就意味着未来可以伤你的越多。你留存的记忆越细致,越是容易铸造出一个思维的牢笼,困于其中,越陷越深。

指尖的指甲长出许多,平日里做事也就多了几分担心,害怕一不小心把指甲弄断了,更甚的是害怕指甲盖的脱落。避免这种惨剧发生的最好办法就是把多余的指甲剪去,彻彻底底。

生活中不停地给自己做着加法和减法,得到自己想要的,舍弃那些无聊和得不到的东西。

家人在生命中的意义越来越大,我也开始重新定义家与家人的关系。

就像背着螺壳的寄居蟹一样,厚厚的壳保护着自己,给自己最大的安全感。家人能够给你的就是这种安全感。他们在你身边的时候,心里会很踏实,不再惧怕去任何地方,不害怕别人的伤害,这就是家的感觉,有家人的地方便是家。

以前总说天下雨了那是因为老天爷在哭泣,可长大

作者  | 2013-8-26 21:10:02 | 阅读(189) |评论(2) | 阅读全文>>

你是平凡的大多数

2017-11-30 13:34:49 阅读12 评论0 302017/11 Nov30

现在是上午九点五十九分,我坐在家附近的图书馆里敲击文字,头顶上方的中央空调送风时发出的声响总时不时地打乱脑海中的思路。距离上一篇日志的书写,大概又过了一个月那么久吧。

这是个老套的开场白,大概所有人到了我这个年纪,写东西时都会有自己的一个套路,日积月累,想改掉都很难。就好像中学作文里要求使用侧面描写时,大家都会想到“教室里安静极了,静得连一根绣花针掉落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听见。”俗不可耐,可是简单,不用动脑。不动脑子的事情人人都喜欢,我也不例外。

可终究人要生活在物质社会里。物质基础决定上层建筑,高中政治课本里的这句空话,真是现实经验的高度总结。

有时候常常觉得,生活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得不如意,大部分人过着的安稳人生,或许也是自己未来的归宿。但闲暇时的胡思乱想,总把心脏捣出一些空洞,若是碰上个雨天,就更加显得有些湿漉漉,多了几分哀怨悲凉的愁绪。

校园里的脸孔,一年年各有不同,每年都会有旧人离开,自然也有新人的加入。临近毕业,校园里难见熟识的面孔了。周末的师们聚餐,从寝室走往饭店的路上被人叫住,“xx帆”,原来是去年毕业的师兄志哥。我那天戴着口罩,他骑着单车竟也能认出我来,。虽然和他仅在之前聚会时见过两面,但或许是同门的关系吧,多了些亲近感。那天中午的聚餐,师门中凡还留在上海的师兄姐们都回来了,又认识了两位新一级的师妹。一年没见,大家变化却也不大,互相询问着近况,似乎都过着还算满意的生活。大师兄去年离开上海回了武汉,师姐结了婚,怀孕两个多月了。老师的双胞胎宝宝,转眼间也快到上幼儿园的年纪。而我,从原先那个最小的师弟,变成了在读学生里的“大师兄”。

作者  | 2017-11-30 13:34:49 | 阅读(12) |评论(0) | 阅读全文>>

听海

2017-3-16 9:41:43 阅读9 评论0 162017/03 Mar16

夕阳下

和朋友在西子湾踏浪

海风吹拂脸颊

一层层浪花拍打双脚

带上许多小小的寄居蟹

麻烦路人帮我们拍照

她说我们这是最好的年纪

或许

只有走过了青春的人

才懂得珍惜

作者  | 2017-3-16 9:41:43 | 阅读(9) |评论(0) | 阅读全文>>

少年病

2017-3-4 17:56:01 阅读36 评论0 42017/03 Mar4

阿煜懒洋洋地坐在他的单人床上,摆弄着手机,午后的阳光照在他新染不久的一头棕发上,看起来竟发出了丝丝金色的光芒。他穿着纯白色的半袖,配上一条卡其色的九分裤,标准的大学生打扮,丝毫看不出是一个已经到了三十岁年纪的男人。

“所以,从小到大,你到底经历过什么让你受伤的事情吗?”阿煜放下手机,眼睛直直地看向面前的我。此时的我与他仅有一米之遥,不自觉地抱着我的书包。

“哈?为什么突然这么问?”我被他突如其来的提问吓到,有些茫然不知所措。

他微微抬了抬头,眼神飘向我怀里的书包,“那个”,他并不多说,我却也明白了他的意思。

“哈哈,从小的习惯而已啦,喜欢抱着书包坐着。我在家时也喜欢抱着抱枕,就是这样。”确实如此,抱着书包的习惯正如我会在说出的每一句话前加上“哈哈”二字一般自然,是一种无意识性的条件反射。

“你知道吗,这是一种缺乏安全感的体现”,他认真地望向我。我知道接下去他会说些什么,这种心理学上的解释我早已在其他渠道听说过无数次。

“我觉得造成你缺乏安全感的原因一定是因为你太黑了。”

“……靠”,这个怪胎居然不按常理出牌。此刻如果手边有一把飞刀,我应该会毫不犹豫地射向他。

“所以你都不和别人讲你的心事哦?你和你爸爸像吗,为什么我都没有看过你爸爸啊”阿煜操着一口台湾话,爸爸这两个字眼在他嘴里变得异常软糯。这家伙真的是比姑娘还难以摸透,想什么就说什么,还丝毫没有逻辑,我真是服了他。

“我很少和别人说我自己的事,因为那没有必要,绝大多数人都不会对你的喜怒哀乐有所影响。真正懂

作者  | 2017-3-4 17:56:01 | 阅读(36) |评论(0) | 阅读全文>>

看得更远的地方

2017-3-3 22:09:05 阅读9 评论0 32017/03 Mar3

大年二十九,坐在飞驰的列车上,窗外蓝天依旧,野田悠然,下午三点过半的阳光穿透玻璃窗格,打在睫毛上留下一片阴影。为了赶上列车而狂奔出的汗水黏在贴身的衣服上。身边坐着个胖胖的姑娘,把原本不大的座位空间又挤去了一大半。艰难地拿出手机给妈妈发去短信:已经坐上车了,五点多就能到家哦。

实习到年前的最后一天,似乎并非本意,但既然与上司达成了约定,也就只好遵守。学校的寒假早在半个多月前就已经开始,朋友圈里的动态也都关乎“终于到家了”之类的感慨。最后的那几天,校园里已很少见到学生的身影,两排凋敝的梧桐被挂上了节日的彩灯,夜里五颜六色的灯光亮起,把清冷的校园装点得很漂亮。食堂是最早关门的,而学校周边的店铺也陆陆续续歇业,外卖软件上接单的店家寥寥可数,到后来,可供选择的伙食便只剩下全家的便当和泡面。

室友们陆续离开,原本的四人寝只剩下我与Arron坚守阵地。家在齐齐哈尔的阿东在期末考后不多久就收拾行李回了家,而老郭也在年前一周向公司请了假,回河北过春节。老郭走那天,和他道别,说着新年再见,想来却也不知这一别,下次再见会是何时。Arron家离学校最近,却是离开最晚的那个,在一家培训机构里担任兼职的雅思老师,和我一样工作到除夕前夜。

因为实习的关系,今年没有帮奶奶折金元宝,没有看着奶奶把一道道好吃的菜品摆上桌,就连要提前吃年夜饭这件事儿,也是最后一个才知晓的。一个人在外求学、工作,就好像和家里的一切都脱了节,对于错过任何一丝一缕团圆的细节,都感到遗憾。

往年的年夜饭过后,总要和妹妹一起去小公园里放烟花。我们一般只买一捆仙女棒,找一个没有风的角落,

作者  | 2017-3-3 22:09:05 | 阅读(9) |评论(0) | 阅读全文>>

屏东日志(六)

2017-2-22 9:42:15 阅读15 评论0 222017/02 Feb22

转眼已经两天没更新日志了。

周末的日子过得很充实,每天都在暴走中度过。周六那天学校补课(台湾每年2.28为法定的和平纪念日,为了补那天的假因此这周六补课),老师带我们去了高雄市的左营进行户外教学。

从学校去屏东火车站大约两公里的路程,或许是周末大家都要出去玩儿,校门口的公用自行车被租借一空,我们一行人只得徒步走到附近最近的囯小租借自行车。上午九点多的阳光亦是十分充沛,晒到身上便觉得热烘烘的,因此沿着林森路骑行,好避一避炽热的阳光。与女生们约定了在火车站碰头。我们到得比较早,便进站等了她们一会儿。她们与班上的几位台湾同学差不多时间到了站台。这是自上周的课后,第二次见到这些比我年长许多的同学们,于是主动打了招呼。同行的女生里,好多个都是第一次乘坐台湾的火车,充满了兴奋,于是那些台湾同学便在车里给我们介绍台湾的捷运与高铁、火车的区别,左营与新左营的由来。

不过半小时的光景,我们就到达了目的地,出了左营站后,跟着林宏松大哥步行了几百公尺就到了东门,老师已经在那儿等着我们了。

左营属于清代凤山县的旧城,我们到的东门便是一座城墙。前有护城河,不过河水早已干涸,只剩下不过一人宽的河道,原本的城门也已不见了踪影。与大陆由青砖砌起的城墙不同,此处的城墙是由红砖建成,不如大陆的城墙伟岸,但也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窥口与瞭望台一应俱全,种种遗迹诉说着这座城墙历经的百年往事。

距离城墙不远处,有一座眷村文化馆,里头收纳了许多当年居住于此的眷村人用过的物件。眷村眷村,顾名思义,便是家眷所居之地,几十年前,高雄海军部队的士兵们携着家眷在这

作者  | 2017-2-22 9:42:15 | 阅读(15) |评论(0) | 阅读全文>>

屏东日志(四)

2017-2-16 16:23:10 阅读7 评论0 162017/02 Feb16

到屏东的第四天,新学期才真正开始。来台湾前,我们已经通过学校的网站选好了课程。台湾大学的选课流程比较复杂,但也正是繁琐的选课流程使得每个学生的权力得到了保障。

因为要来台湾搜集毕业论文的资料,因此我并没有选择太多的课程,正式选修的课程只有两门,其余感兴趣的课程则是选择了旁听的形式。(旁听课程需要与该课老师协商,最终不用完成所有的课程考核)

在选课的时候,我也历经了一番波折。记得去年11月在申请系所时,我填写的是与自己本身所在院系相同的教育学系,而最终分配系所时,我却被分到了社会发展学系。虽然我在大陆已经修完了研究生毕业所需的所有学分,来台湾后即使不选课也没有大碍,但是为了顺利完成毕业论文的资料收集,我就必须留在能给与我直接帮助的教育行政研究所,简单来说,我需要转系。

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面对要转系这件事我还是很慌张的,毕竟这在大陆会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好在我们来台湾是以境外交流生的身份,因而没有过多的条件限制,所以在班导的指导下,我撰写了一份转系陈情书交与国际事务组,由他们为我处理相关的事宜。庆幸的是,很快我的申请就被批准,并且顺利在教育行政研究所报道。

第一天的课程开始了,我和我的校友钰莹一同旁听了社会发展学系的主任所开设的名为《台湾宗教与社会变迁研究》的课程。有意思的是,台湾的研究生中,不少都是有工作有家庭的中年人。刚进教室的时候,我差一点将一个年近五十的阿姨误认为是老师。原来,在一门课中,硕一、硕二、硕三(大陆一般称为研一、研二、研三)的学生都可以来选修,而不像我原先所在的学校,每一个年级开设的课程基本都是由专业老师

作者  | 2017-2-16 16:23:10 | 阅读(7)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