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走丢的蒲公英

喧夏已逝,晚秋迟来。

 
 
 

日志

 
 

是我的海(一)  

2014-02-04 21:25: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出生在沿海城市,从小对海就有着不可割舍的情愫。

      小的时候住在上海和浙江的交界处,从家里出发,骑上几分钟,便能看到一片海,应该属于杭州湾那一片海域。那里的海水并不像电视里看到的那样澄澈碧蓝,相反,像是混入了大量泥浆的黄河水,浑浊不堪。但这一片海却是我小小的人生记忆中对海的最初印象,竟也不算坏。

      那时候爷爷应该五十不到,还有着旺盛的精力,带着我去海边学游泳。我们乘着“老坦克”来到海边,所谓的老坦克,其实就是爷爷的那辆自行车,在车前的横杆上装上一块木质的小坐凳,我就坐在那上边,爷爷在后边骑车载着我。

      说是在海里学游泳,其实事前就已经学会了一些。家门前有个池塘,夏天的时候爷爷就已经带着我在池子里小试牛刀了。真正到了大海,在海里游泳却又是另一回事,在浑浊的海水里扑腾几下,被海浪的阻力削弱了很大一部分力气,但是岁数本来就小,没下水一会儿就吞进了好几口苦涩的海水,眼睛里也进了一些,酸痛不已,哇哇大哭起来。爷爷就过来托着我的腰,让我仰起头,防止我再被海水呛到。

        游累了,就在滩上捉蟛蜞,就是那种模样方方正正,长着两只大钳子的小蟹。蟛蜞喜欢躲在芦苇丛里,沙滩上留下的一个个洞就是它们的栖身之所。看见哪里有深邃的小洞洞,爷爷就会拿一根棒子往洞眼旁戳,一戳,躲在洞里的蟛蜞自个儿就钻出来了,我们便顺势把它抓进事先准备好的水桶里。半天下来,筒子里满满的都是我们的战利品,依稀还记得当时爷爷和我说,有的蟛蜞是不能吃的,看它们的脚就能分辨出来。仔细一看,还真的发现它们的大钳子颜色不尽相同。拎着这满满一桶的蟛蜞回到家,放进锅子里用清水煮,只需要放少许盐就能尝到无比鲜美的蟛蜞了。

       长大以后就很少再看到这样的蟛蜞了,曾经好多次再去海边都只能看到稀稀落落的几只小蟛蜞。后来偶然再吃到,味道自然也是十分美味,想必是童年的记忆为它加了分。

       小学毕业的时候搬了家,虽然离原先的老家并不远,却再也没去过那片海。那片海域随着我的童年一起被藏进了我的记忆里,成了我的独家记忆。

是我的海(一) - 走丢的蒲公英 - 走丢的蒲公英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