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走丢的蒲公英

喧夏已逝,晚秋迟来。

 
 
 

日志

 
 

不朽  

2016-03-13 10:57: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时候,有时候,我会相信一切有尽头。相聚离开都有时候,没有什么会永垂不朽。可是我有时候,宁愿选择留恋不放手。等到风景都看透,也许你会陪我看细水长流。
                                                                                                                                                             ------------------------------王菲《红豆》
        我总是在夜里散步的时候开始莫名其妙地哼歌,好像自己是一台年久失修的点唱机,而恰巧有个人触到了我的开关,于是乎一发不可收拾。一个人唱歌时候声音总是细若游丝,维持只有自己能听到的音量,这样做的好处是即使一边在走路,声音也可以维持稳定的状态。和妈妈一块儿散步的时候,爱唱八九十年代的老歌,梅艳芳的《亲密爱人》、邓丽君的《我只在乎你》,或者是奶茶的《后来》。我和妈妈都喜欢奶茶刘若英的歌,让人觉得舒服,纯粹,没有太多技巧的堆砌可是却最能唱出真情实感。妈妈的心里一直住着一个少女,这是我一直固执相信的一件事。
        这些年和妈妈散步很少聊心事,只是唱歌,或是静默地走着。不像在念中学时,喜欢把学校里发生的一些事儿都告诉她,大都不过是英语老师又罚某某某站了一节课之类的鸡毛蒜皮,说出口就成了母子间话题的联系。妈妈做了二十多年的老师,受环境的影响,思维方式一直偏向于保守,所以整个中学时代,我们之间的话题都没有触及过青春期里的那些小小情愫。直到去年夏天,某个夜晚和妈妈沿着宽敞的马路散步时,出于好奇想要了解她年轻时候的故事,才第一次从妈妈的嘴里听到了可能每个人有的甜蜜而苦涩的初恋。
        妈妈在上世纪六十年代末出生,从小生活在上海远郊的一个小村庄里。也许很多没到过上海的人会觉得上海就是充斥着摩天大楼的繁华都市,但事实上,这座城市至今仍有着大片的村庄和农田,也有很多人依靠农耕劳作的方式度过一生。妈妈的童年时代,就是在田间陌上度过的。外公外婆一共养育了两个女儿,相比其他家庭可以算得上是少的,然而在经济普遍不发达的年代,家里几口人的日子还是十分清贫。春天播种,秋天收割,田间的所有农活儿,妈妈在小小的年纪里就都已经会做了。她们这代人的童年没有像样的玩具,没有好看的新衣服,更没有认识朋友的机会。我们在她们这个年纪形成的朋友圈,对她们而言是一种天方夜谭。在当时的认知里,她们的世界就是生活着的村庄,再没有比这个村子更远的地方了。一直到后来妈妈考上了师专,去松江上学,她的世界观才被打破了那么一点点,当然这也都是后话了。
         妈妈所在的村子并不大,因此住得近的几家人互相都认识,关系也还不错,哪家人如果做了好吃的都会送去给邻居家吃一些。邻居家有两个儿子,年纪和妈妈相仿,其中老二(后文便称其为“二哥”吧)长妈妈一岁,因此两人也更亲近些。他们俩小时候常常在一块儿玩,夏天捉知了,下到河里摸鱼;秋天挖了红薯放灶头里烘烤,剥开焦黑的外壳就能吃到里头热乎乎香喷喷的番薯。冬天河面结了冰,就跑到河里溜冰玩儿。他们从小一起长大,感情纯粹而美好。听妈妈讲述这一段的时候,我才真正体会到青梅竹马四个字的含义。
        那个时候外公还没成为服装厂的领导,只是在工会里头当主任,因此也有时间来管教两个女儿的学习。外公十六七岁时就入了党,思想一直很先进。时常会从镇上的图书馆借点书回来阅读,并且做一些摘抄。在外公的影响下,妈妈也养成了这样的好习惯,所以从小到大的成绩一直很好,同时也练得了一手好字。考高中时,她的分数也远远超过了重点高中的分数线。可是遗憾的是,当时那所学校没有宿舍,交通也很不方便,所以在权衡之下,她只能放弃念高中的机会,选择了去松江读师范。所以从十五岁开始,妈妈便离家上学,几个星期才能回来一次。
        八十年代上海郊区的公共交通还是很不方便的,妈妈每次回学校都需要到镇上坐巴士,下了巴士以后再坐轮渡才能到学校。每次去学校时,都是二哥骑着自行车将妈妈送到了镇上,看着她坐上车再走。等到妈妈要回来的那天,他再骑车到镇上等着她,接到她后两人再一起回家,好几公里的路两个人说说笑笑也就过去了。有一次妈妈从学校回来,在镇上的公交站等二哥,前前后后等了好久也不见他来,心里担心坏了,怕他出了什么事儿。当时的通讯又没有如今那么发达,不可能一个电话就能知道对方在做什么,于是心急如焚的妈妈硬是从车站走回了家。到了家敲开邻居家的门,才发现二哥是因为有事儿外出了,才没去接她,悬着的一颗心也才放下。这样来来回回的接送让两个人之间的感情日益升温,也更确定了自己心中对对方的那一份喜欢。那时候两个人都还没有戳破彼此心中的小小情愫,只是单纯地想要对对方好。或许在那个年纪,喜欢一个人真的就是一件特别简单的事情,不用考虑任何的外在因素,只关乎我与你彼此的心意。
         直到有一天回家的路上,二哥和妈妈表白了,没有任何预兆,但却是如此顺理成章的,两个人在一起了。青梅竹马的爱情,让很多人都羡慕。两家人也都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毫无疑问,双方的家长也都没有阻拦,毕竟他们两小无猜,他们是那么适合。在一起后,二哥对妈妈更好了,不仅帮着接送她,甚至连妈妈回了家要干的活儿也都一并帮她做了。他们谈了一场日久生情的恋爱,朴实无华但却很幸福。
         故事到了这里似乎已经有了美好的结局,因为我们所向往的爱情,那些风花雪月的小说和电影电视里头的爱情故事,毕竟都是以彼此相爱的男女主人公在一起为完满结局的。那么然后呢?我追问妈妈。
         他们最后当然没有在一起。
         他们也曾像所有热恋的男女一样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日子,期间甚至连争吵都没有过。妈妈顺利从师范毕业,回到了镇上做老师,二哥在宝山找到了一份工作。二哥工作忙,难得有空回家,起先两个人通过书信来抒发对彼此的思念,但是后来,渐渐地,渐渐地就少了联系。一段感情无疾而终,他们最终败给了距离,这或许就是现实中的爱情。也许有人会说,如果真的爱对方,哪怕是辞了工作赴汤蹈火也要陪在对方的身边。但我想,对于他们所处的年代来说,所受的限制确实要比我们现在多得多。路遥在《平凡的世界》里也写了这样的故事,青梅竹马的孙少安与润叶,明明互相都喜欢,可家庭条件的悬殊让少安想爱却不敢爱,最终两个人各自成家,互相亏欠。我们终日郁郁不得的,不过是横跨在理想与现实之间的那道巨大沟壑。
        后来的后来,妈妈嫁给了我爸爸,有了我。二哥也在宝钢发展得很好,听说他的女儿前年考上了重点大学,一家人生活得幸福美满,大家有了属于自己的一段人生。
        我在去年夏天听妈妈讲完了这段往事,那时候,我俩肩并肩走在路上,没有行人。最近,爸爸也加入了我们的行列,为了更好的身体而迈开了腿。我觉得生活和以前相比开始有了些细小的改变,至于是哪儿,我也说不清。不过我想,那段青春期里小小的爱情故事会让妈妈珍藏一辈子,毕竟,爱过便是不朽。
        嘘,不要让我爸爸知道哦!


         不朽 - 一只会唱歌的蟹子先生 - 走丢的蒲公英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